含片儿锌

Are you trying to save my soul?

我就睡我就睡

  “我的口红化了。”
  这是小王在梦中的最后一秒听到的男声画外音。小王醒了过来,但是小王不想起床,因为放在床头的手机(小王根本不care辐射)是关机状态,这间接地证明了闹钟还没有响。小王的闹钟定在早上八点半,which对于她来说是一个不早不晚的时间,这个令人满意的时间还没有到来,所以小王不起床。“难道醒了就意味着必须起床吗,没有这个理,我就不起床。”

  小王今早很不开心,因为这个男声画外音给她带来了极大压力,让她觉得这个梦没有做完,不想这么快面对现实。于是小王喝了一口隔夜水,被子拉到下巴,闭上眼睛继续做梦。可是小王被画外音强行叫醒,她愤怒,她失眠,醒来之后她能感觉到周遭环境的一切变化给身...

thanks Jiexi Wang

He was always there, cast a thick shadow in the ballroom of my mind, and he will never fade.

梦中情火

  小时候好像很害怕飞蛾,麦穗状的触角,停下后平铺的灰色翅膀和扑簌簌掉下的磷粉摧毁了我一切的安全感。于是年仅个位数的我便以己度人,拿“你家被窝里进了只大蛾子”来吓同龄小孩,希望能找到同病相怜者。一些小朋友听后就哈哈嘲笑我,你不知道嘛,夜里的蛾子会飞向最明亮之处,你睡觉前开个灯,一觉醒来灯罩里就会出现一些飞蛾尸体,是被灯泡的温度烧死的。
      现在倒是对这种动物感到无所谓,偶尔觉得在眼前飞的令人心烦,抬手拿烟头烫死便了却了心中一桩鸡毛蒜皮的小事。有时看着飞蛾焦了一块的翅膀下坠,就觉得自己会不会也有这么一天,视网膜还没接受到一点来自白炽灯的光线...

1

生态舱

我不想强迫自己去fit in某些环境,不喜欢就是不喜欢。
生理上抗拒。
我不是薛定谔的蛙,不需要打开盒子来check我死了还是活着。

intp式吹王

少年意气与沉稳共生,果断与执着并存。

是闪着光的,天地间独有那一份的惊才绝艳,精妙绝伦。
芸芸乃众生,踽踽我独行。

1

困死了 明天祝我666吧

1

南昌路丽春西路口

又是新的一年    新修的那座天桥底下早晚也要散发出熟悉的恶臭。

1
 
1 / 2

© 含片儿锌 | Powered by LOFTER